加载中...
  • 入会申请
  • 浙商®
BOSS智库
异地浙江商会自立融合创新发展
时间:2013年05月02日信息来源:不详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异地浙江商会,从甘肃和新疆浙江商会最早成立开始,已经走过了整整十年。这十年间,异地浙江商会经过周全推进,在全国29个省区市(除西藏外)都先后建立起来和充分发挥作用,并得到规范提拔,已经成为当今中国“首席异地商会”。异地浙江商会,不仅成立最早,而且影响最大,正如赵洪祝书记所说的“十年耕耘成果丰硕”。这重要是由于源于浙江的浙商率先地广泛行使了中国后发当代化的“后发上风”。但是,经过了改革开放30多年的快速发展,尤其是全球金融危急后,中国的“后发劣势”开始展现,正处于经济社会大转型时期,浙江和浙商先行地遭遇了“后发劣势”。在新时期,在全球化背景下全国化的扩展、增强和进步的形势下,源于浙江的浙商能否继承领先于全国民营经济的发展,异地浙江商会能否继承担当中国“首席异地商会”,“不负重望再创辉煌”,集聚天下浙商伟大能量,合力共推浙江继承走在全国前列,是一个必须认真考虑、精确回答和有用解决的庞大课题。

1、多重角色:历史、当代与将来

中国的后发当代化,决定着一代人有着西方先发当代化国家几代人甚至是几个世纪的经历,经历不同的历史阶段。在这种背景下,异地浙江商会必须扮演历史传统、当今时代和将来发展所赋予的多重角色,尤其是处于经济社会大转型时期,农业经济向工业经济变化、工业经济向生态经济变化,以及传统社会的当代化和后当代化,多重角色每每同时存在或交织在一路,产生角色冲突。

异地浙江商会,首先是必须承担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变化,以及传统社会的当代化所赋予的角色要求。在传统的地缘、封建和排外以及官本位,还有计划经济的条块分割等强烈作用的背景下,异地经商和创业的商人必须以乡情和乡缘为纽带组建商会,抱团互助和维护权利。所以,温情、互助和维权是异地浙江商会必要扮演的首要角色。异地浙江商会在曩昔的十年间正是很好地扮演了这种角色,才会有“浙商之家的温情”,才会有困难找商会。河北省浙江企业联合会运用“唯法”、“唯实”、“唯情”三要诀,撑起浙商企业的‘珍爱伞’,这也是异地浙江商会的普遍写照。它反映异地浙商的生存之道

浙江是中国原发性市场经济的摇篮和大本营,源于浙江的异地浙商是中国市场经济的开辟者和播种者。市场经济的发展,以及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发展,要求异地浙江商会以利益和契约为纽带,建立合作关系,捉住机会快速发展。天津市浙江商会行使天津滨海新区建设规划纳入国家区域发展战略的庞大机遇,整合会员力量,由会长牵头建成两幢高26层、充满当代气息的滨海浙商大厦,已有世界500强、全国500强、浙商500强的许多企业以及浩繁金融机构入驻,成为商会推动浙商企业抱团发展的杰作。同样,山西省浙江企业联合会行使山西省被国务院确定为国家资源型经济转型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和“十二五”再造一个新山西的优秀机遇,组织会员企业在太原经济开发区建设浙商产业园,使在晋浙商企业分享国家优惠政策、实现产业升级和跨越式发展。其他异地浙江商会也都有类似的行动和举措。它反映异地浙商的发展之道,表现异地浙江商会必须扮演的抱团发展的角色。

异地浙江商会扮演维权角色与发展角色,这一方面是同一的,生存是发展的基础,发展是生存的继承和提拔,两者同是实际的必要;另一方面又存在矛盾甚至是冲突。其一,维权重要以情感和缘约为纽带,而发展重要以权利和契约为纽带,两者的特征和体例不同,甚至相反,一个向左扭,一个向右扭。其二,维权是大多数会员尤其是弱小会员的生存之需,而庞大的发展机遇每每只是部分甚至是少数壮大会员的必要,何况还有等级和特权等传统的实际影响,存在私人性与公共性,以及公平与服从的矛盾。浙江省经合办主任姚少平尖锐地指出,有个别商会成为小部分人的“俱乐部”。同时,异地浙江商会还有来自当局和企业的不同角色要求,更有来自所在地当局与本籍地当局的不同期望与要求。维权是会员企业和本籍地当局的共同期望与要求,本籍地当局会增强向所在地当局及司法机关等争夺和维护权利的砝码,而发展虽是各方的共同要求,但每每是有差别和矛盾的。当局的发展要求,是全局性、政治性和政策性以及权威性,而企业的发展要求重要是经济的和技术的以及个性化的,两者之间存在矛盾。还有,企业的发展要求和争夺权利,可能触动现行体系体例和得罪当地当局,可能使异地浙江商会难以承担而退避。所在地当局与本籍地当局都有对资本、财富和企业家资源等的要求,都有招商引资和扶贫救困等的期望与要求,这可能使异地浙江商会难以应付或左右为难,产生情感和理智的困扰。

不仅如此,异地浙江商会还面临工业文明向生态文明变化的庞大机遇和挑衅。全球金融危急充分暴露了工业文明的局限性,初步显现出生态文明的前景。中国的后发当代化,一方面是注解工业化和城市化还有很大的空间,尤其是广大中西部地区;另一方面是意味着工业文明的局限和生态文明的前景,浙江在生态文明建设上领先于全国。前者是实际地勾引和驱使异地浙商按现有的发展体例连续和扩张,来得容易,而且浙商是当地当局的座上宾,但难以长期持续;后者是要求异地浙商着眼于将来的发展而转型和提拔,很有前途,得到浙江省当局的关心和引导,但很艰难。这使异地浙江商会很纠结。何况,一些异地浙江商会或多或少还带有某种传统的弊端,充满挑衅。

2、自立融合:社团、政企与跨界

异地浙江商会要承担历史、时代和将来所赋予的多重角色义务,必须明确本身的属性和放正本身的地位。为此,既要借鉴国际的经验,又要表现本身的特征。姚少平主任说,国外商会可分为市场主导型的美国商会,当局主导型的日本商会,与当局合作型的法国商会。我们倡导法国商会模式,既赋予商会民间性、自治性、自律性、代表性等市场化特性,又赋予商会公益性、服务性、公正性、非营利性等“准行政性”特性。异地浙江商会通常被归属于中介组织,或联系当局与企业的桥梁和纽带。其实,商会尤其是异地商会是不同于当局组织和市场组织的社会组织,民间性、自治性、自律性、代表性,与公益性、服务型、公正性、非营利性等,正是社会组织的属性和特点。只是因为中国改革开放前是大当局,当局包揽经济和社会事务,改革开放后可谓是大市场,一些公共权力和社会事务也市场化(一些本该市场化的资源要素却没有真正市场化),社会发展紧张落后于经济发展,社会组织的自力性和自立性没有确立起来,而只是作为当局与市场的中介或纽带。中国经济社会大转型,就是要有力和有用地加大社会发展,既平衡社会与经济的关系,也支撑着经济的继承发展,因而也就必然要求社会组织有响应的自力和自立发展。上海市浙江商会把本身称为“新‘中心型’社会组织”。

在现有的体系体例和环境下,异地商会是最有条件和可能成为相对地自力于当局的社会组织,对所在地当局和本籍地当局的倚赖性较小,更应该确立自立性,自立地选择和举措,自我组织和束缚,自立建设与发展。安徽省浙江商会明确“从增强自身建设做起”。异地浙江商会的自立性是根本,但必须依托于社会和寄托社会成员,也就是必须依托于异地浙商群体,发展和寄托异地浙商会员,服务异地浙商会员以及整个群体这是异地浙江商会作为社会组织的自立性的核心与关键。只有如许,才有根基,才能发展和强大。福建省浙江商会明确“统统为了八闽浙商的发展”,努力为在闽60多万浙商服务。深圳市浙江商会着力“发展会员,扩大队伍。” 湖南省浙江商会的会员单位从20055月成立时的116家发展到目前的1450多家,提出“用诚信的铁锤锻造服务型商会”。安徽省浙江商会以服务会员企业为己任。如许,也就奠定了异地浙江商会生存和发展的根基,保证和促进异地浙商群体的发展。广东省浙江商会执行“蚂蚁效应,抱团突围”。广东浙商把本身的资金、资源和精力都集中在上风产业上,通过相互协作,形成一条条完备的产业链。有的浙商说不加入商会我做不了今天这么大

吸取西方的当代文明,异地浙江商会应该成为自立性的社会组织;继续中国的传统文化,异地浙江商会应该成为包容性的社会组织。继续与吸取的综合创新,异地浙江商会应该是自立融合的社会组织。这首先或根本是自立地融合于社会,凸起地体现为融合于当地社会,重要体现为自立地承担社会责任,分外体现为救灾扶贫等。“哪里有灾祸那里就有浙商伸出的援手”,是异地浙江商会的普遍写照。四川省浙江商会在汶川特大地震后第临时间立即举措、全力投入和无私奉献;贵州省浙江总商会的“大爱贵州浙商有责,赠人玫瑰手有余香”;云南省浙江商会的“大爱无言,情倾边疆”;新疆浙江企业联合会“散播爱的种子”;宁夏浙江商会“在黄地皮上传播爱的暖流”;甘肃省浙江企业联合会“在陇原大地谱写爱的乐章”。“由于泥石流,舟曲成为苦难之地;由于浙商大爱,舟曲又成了温暖之地、信念之地、力量之地、盼望之地……”。异地浙江商会的慈善举动,既反映当局的号召和社会的要求,以及对会员企业的指导,更应是出于本身和会员企业的心里和意愿,以及基于响应的生存和发展能力。而异地浙江商会融入当地社会,更应该是多方面和常态化,表现公民的社会责任。深圳市浙江商会说“富而思源,富而思报,致富依然不忘回报社会”,是异地浙江商会的共赞成愿和理念,包括对所在地社会和血缘乡缘的浙江社会的回报,落叶归根的回报。

异地浙江商会的自立融合,集中和凸起地体现为自立地融合两地当局与会员企业的期望和要求。前期的浙商尤其是异地浙商普遍是机会导向型发展,或多或少和自发不自发地相应两地当局尤其是所在地当局的号召与要求。但是,在后危急时代,国际和国内市场的竞争大大加剧,资源、环境和政策的限定很大,机会导向型发展的路子越来越窄,且风险越来越大,必须转向于战略导向型发展。更是因为当局的期望和要求通常具有全局性和政治性,不同于会员企业要求的经济性和技术性,还有两地当局的不同要求,在实际层面的同一很难,且越来越难,所以更应该进步到战略层面。何况,当局发展要求的战略性也越来越强。异地浙江商会从战略的高度自立融合两地当局与会员企业的期望和要求,具有实际的需要性和可能性。当党中间、国务院作出全国对口支援新疆的决策以后,新疆浙江商会立即提出要做产业援疆的先行者;当江苏省委、省当局推出振兴苏北经济战略,江苏浙江商会率先相应,多次组织浙商赴苏北投资考察,成为苏北地区最大的外来投资主体。2006年浙江省提出实施省外浙商回归工程,各地浙江商会热情相应,发动浙商企业回乡投资考察,至2011年底共落实回归项目1000个,投资980亿元。但是,异地浙江商会要真正在战略层面实现自立融合,削减和避免因当局要求的权威性而导致盲从,以及快速相应的机会导向和战略陷进,必须进行战略规划。异地浙江商会应该基于会员企业所从事的行业和在产业链上的位置,以及战略提拔和跨越的规划或意图,同时针对所在地当局和本籍地浙江当局的经济社会及产业发展规划,进行广泛和充分的沟通与研讨,从而制订异地浙江商会发展规划。在此基础上,异地浙江商会对与所在地和浙江的产业对接的战略实施进行分类引导。这也就是以社团的体例自立融合两地当局与会员企业的发展要求,避免和化解我们是两个母亲的孩子,“两个母亲都要感恩回报”可能产生的难堪与为难。

3、创新发展:价值、组织与治理

异地浙江商会要很好地履行历史、当代和将来所赋予的职责,扮演多重角色,进行自立融合,就必须创新发展。湖南省浙江商会提出和实施“用包容的炉火熔铸创新型商会”。异地浙江商会这一社会组织,具有在异地的浙江商人及其企业相聚在一路这一共同特性和互助互益的特征,可以简称为“社团”。其创新发展,包括社团价值创新发展、社团组织创新发展、社团管理创新发展等。

首先,是社团价值创新发展。基于异地浙江商会是联系两地当局和浙商会员的桥梁纽带,目的是服务于两地当局和浙商会员的熟悉与实践,其价值观是不明确的,至多说是服务价值观。这容易混同异地浙江商会作为社会组织与市场组织等的区别,并难以反映其根本目的和重要目标。异地浙江商会的价值创新发展,可以概括为营造和增长社会资本社会资本,是不同于物质资本、金融资本和人力资本的一种资本情势,是指为实现工具性或价值性的目的,透过社会网络来动员的资源或能力的总和,并可以给组织或小我带来将来的收益。它包括削减不确定性和交易成本,进步交易的服从,鼓励专业化,增长在人力资本、物质资本和金融资本上的投资及收益,还有权衡和和谐不同的利益关系。社会资本具有供集体运用的公共物品特征、不可转让性以及与拥有者的共存性、行使越多价值越大的可再生性、“慢慢地”产生但可以很快地失去的特征、其作用可表现在生产价值和各方共享收益以及利益共同体的维持和促进上的收益扩散性、大众和历史地形成的不可模拟性等。正是社会资本,可以使异地浙江商会同一且有用地反映两地当局和浙商会员的不同期望与要求。罗伯特·科利尔把社会资天职为当局社会资本和民间社会资本。异地浙江商会所要营造和增长的社会资本属于民间社会资本,它包括共同的价值观、规范、非正式网络和社团成员这些能够影响小我或组织为实现共同目标进行合作的能力的因素。同时,社会资天职为同质性社会资本和异质性社会资本。同质性社会资本,重要是指关系网络的构成以熟人为主体,把有共同的邻居、民族、宗教、家庭和乡土关系的人整合为紧密的社会关系,如亲族型社会资本、乡土型社会资本、情感型社会资本等,具有肯定的先赋性、封闭性和内聚性。异质性社会资本,每每基于当代法理因素而建构,如基于业缘或趣缘关系建构的同事型社会资本、战友型社会资本、爱好型社会资本等,具有后赋性、开放性和创新性。异地浙江商会兼有同质性社会资本和异质性社会资本的特点,并且应该尽可能适当雄厚和加强异质性。

社会资本可能进步组织成员之间的互动和信赖,或行使组织成员与外界的联系,为组织获得有效的机会和信息,从而影响或进步异地浙江商会的组织绩效。但它是一把双刃剑。高的内部社会资本,可能使得组织更加保守,对外来的新观念、新思想形成阻力,形成山头主义等。而高的外部社会资本,则可能使组织的秘密信息流失。所以,异地浙江商会要持续增长社会资本,就应该使社会资本保持基本的稳固和进行赓续的更新,雄厚社会资本的内涵,使同质社会资本与异质社会资本保持动态的平衡与和谐。

其次,是社团组织创新发展。异地浙江商会的社团组织创新发展,可以概括为构建和发展社会网络Brass等认为,网络是结点,以及代表结点之间存在关系或缺少关系的联系的荟萃。异地浙江商会要以会员和商会为本位,吸取和发展的浙商会员越多,结点越多,结点之间的联系越密切,网络的威力就越大。福建省浙江商会明确提出“着力打造覆盖广泛的浙商网络”。江西省浙江商会“尽心尽力打造全省浙商网络”,会长带领秘书处人员跑遍了江西各区市、各重要工业园区,一年行程几万公里,了解和掌握浙商真实的第一手资料,解决大量的题目。构建和发展异地浙江商会网络组织的关键,是尽可能广泛和充分地使会员企业发挥积极性和自动作用而成为结点,即促使和推进“结点化”。异地浙江商会的网络,既是组织网络,又是组织间网络。姚少平主任说,浙商的网络最全,省级异地商会网络覆盖全国,市县级异地商会遍地开花,商会会员遍及各个行业领域。异地浙江商会的每个会员企业都是一个组织,还有两地当局的各种组织等。组织间网络,是组织的星系,也是特定的网络情势,即由多个组织通过多边联系组成的团体网络。团体网络是由多个组织以有助于共同目标实现的体例连接起来的群体。湖北省浙江企业联合会联合和吸取在鄂各地浙江商会,目前已有武汉市温州商会、台州商会、宁波商会、金华商会、丽水商会、乐清商会、温岭商会、咸宁市浙江商会等8家整体会员。还有很多其他异地浙江商会也进行类似的组织系统建设。异地浙江商会要真正构建和发展集体网络,必须正视和发展集体网络成员之间的多边联系。异地浙江商会构建和发展社会网络,还包括外部网络建设。上海市浙江商会以服务会员为核心,聚焦商会功能化建设,搭建政会合作、银会合作和院会合作平台。

异地浙江商会的社会网络组织建设,应该尽量削减层级,增强扁平化,形成和发展多边合作,促使成员企业和成员商会的创新,并反映异质性社会资本的特点与要求,基于业缘和趣缘,分类和分行业建立专业机构。安徽省浙江商会成立房地产业、加工制造业、商贸服务业等专业委员会,湖北省浙江企业联合会等也建立专业机构。异地浙江商会的专业化组织建设集中和凸起在秘书处上。秘书处应该是社会化和职业化很强的专业机构,秘书长也应该是职业化的,假如秘书长是浙商企业老板兼任,那么常务副秘书长必须是职业化,不受会长换届的影响,保持稳固性和延续性,并且能够有用和创新地开展工作。天津市浙江商会秘书处的职业化和专业化建设足有成效。青岛市浙商联合会“坚持专业化管理理念,赓续进步专业化人才队伍的素质和能力”。专业机构建设不同于公司化。有的异地浙江商会成立投资公司、担保公司和文化传播公司等,并称这是“将非营利性和营利性有机结合”。浙江省经合办副主任郑宪宏说,异地浙江商会“与企业单位相比,具有非营利性”。这是必须坚持的一条原则。异地浙江商会要成立公司,必须与商会星散,按企业化的原则设立、规范和运作,不要由会长或副会长等直接兼任,应该聘请专职的职业经理人,以防止商会的偏私化而导致商会的瓦解。

第三,是社团管理创新发展。与营造和增长社会资本,构建和发展社会网络相适应,异地浙江商会的管理创新发展应该是实施和增强社团治理。网络既是一种组织情势,也是一种治理情势。治理的原意是控制、指导和操纵。治理理论的重要创始人詹姆斯·N·罗西瑙将治理定义为一系列运动领域里的管理机制。联合国全球治理委员会在《我们的全球合作伙伴》中,将治理概括为“各种公共的或私人的小我和机构管理其共同事务的诸多体例的总和”。根据英国曼切斯特大学教授、当地治理研究专家格里·斯托克的观点,治理的内涵和特点可概括为:有一系列社会公共机构和举动者;在为经济和社会题目追求解答的过程中存在界限和责任的模糊性;涉及集体举动的各个社会公共机构之间存在权力依靠;举动者网络的自立自治;办好事情的能力并不在于当局的权力或运用权威。异地浙江商会有广泛的内部和外部网络,包含或涉及一系列运动领域,解答或解决其经济和社会题目存在界限和责任的模糊性,其会员企业和会员商会都是社会公共机构、权力主体和举动者,对其自身的网络可以自立自治,在涉及商会集体举动时存在权力依靠,因此不是科层制和行政式的管理能够适应和胜任的,而必须执行治理。

异地浙江商会实施和增强社团治理,除了尽可能规范和增强会员大会或会员代表大会作为最高治理权力机构的运作及作用,而不只是打打勾或画画圈外,首先是正视和增强理事会的权力与作用。理事会是专门的和常态化的治理机构,而不应该只是情势化的组织,理事和常务理事要切实地理事,而不只是挂名。这包括发展和联系会员,反映会员的意见和要求,维护和增长会员的权利,参与和承担商会事务的运作与处理;其次,是正视和增强商会的向导作用。会长和副会长负责对商会的组织与向导,副会长不只是会长的助手,更不应该只是挂名,而应该承担紧张的治理和向导责任。基于民营企业家是我国目前社会阶层中个体差异性最大的阶层的现实,异地浙江商会既要根据理事、常务理事、会长、副会长的现实素质和能力,不死扣治理规则,又尽可能地广泛和充分地发挥大家的治理作用。湖南省浙江商会早在20063月就开始实施二个月一期,以一位常务副会长为轮值会长、2—3位副会长为轮值副会长的制度,发挥副会长的积极作用;第三,是正视和增强多种多样的专业化和细分化运动及其治理,理事、常务理事和副会长等承担响应的治理。青岛浙商联合会开展“理事会员分小组运动,感情信息交流紧密便捷”;第四,是正视和增强商会内部会员之间以及商会与外部之间多方面的沟通和交流。上海市浙江商会的银会合作富有成效成功举办金融专题对接会30多场,其中有近百家会员企业达成合作项目;第五,是正视和增强社团文化建设。文化是社团治理最根本、最广泛和最持久的手段与体例。社团文化建设的核心或灵魂是信赖。道德和信约既是传统的,也是当代的,更是将来的,最适合生态文明的特征与要求。异地浙江商会应该着力建立和发展基于民族和地缘的传统,超越有形的组织和规则,适应普遍和差异的信心之约和信赖文化。郑宪宏副主任把异地浙江商会会长的向导素质概括为仁、和、公、义、智的五维模型,其实也适用于异地浙江商会文化建设。各异地浙江商会在普遍正视和增强一样平常的或共性的商会文化建设的同时,也正视和增强差异性或个性化的文化建设,把浙江文化与当地文化结合起来,创造新的异地浙江商会文化。北京市浙江商会继续2500多年前直通南北、连接北京和杭州的大运河及京浙两地文化,创造和发展新的北京浙商文化。其核心应该是坚持以民为本,以商为基,把民间文化和商业文化与政治文化和高科技文化等进行融合创新。湖南省浙江商会“用人文的圣水淬炼学习型商会”,在指导浙商把吴越文化的精良传统与市场经济先辈理念结合的同时,学习借鉴内涵深厚的湖湘文化,以共同价值理念为导向,坚持办事公道严谨讲规矩,议事民主宽松讲公正,人际交往诚信平等讲尊重,参加运动积极自动讲大局,营造友情和谅解比什么都紧张的协调连合氛围。广东省浙江商会明确提出“以文兴会”海南省浙江商会虽以“海角天涯,种树开花”为题总结建会经验,但其主题内容却是“健康、时尚、鲜艳的文化事业”,“雄厚、深邃、高端的文化内涵”,“文明、儒雅、当代的文化传播”,全是文化,是种文化之树和开文化之花。(作者系浙江工商大学浙商研究院信用院长、浙江省浙商研究会副会长

(编辑:admin)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