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入会申请
  • 浙商®
本会活动文章
市场导报:2011浙商生存状况问卷调查
时间:2018年04月13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市场导报:2011浙商生存状况问卷调查

 

市场导报:2011浙商生存状况问卷调查

 

市场导报:2011浙商生存状况问卷调查

    尽管是盛夏时节,许多民营企业仍然弥漫着阵阵寒意。当下浙商的生存状态到底如何?他们的情绪会上火么?对未来的信心有没有变化?7月10日,在2011浙商夏季论坛上,300多名来自省内外浙商代表的问卷调查显示:今年的资金状况明显紧张,时时感到疲惫和压力,但信心并未失去。

 

关键词一:半数企业资金紧张


    原本现在应该是接圣诞单子的时候,但在温州的东方打火机公司,这些远期的大单子难倒了企业的老板李中坚。
    “除了原材料、人工成本上涨,欧元区债务危机以及贸易摩擦这些传统的原因外,融资难问题成了目前企业面临最大的问题。在银根收紧的背景下,要从银行拿到贷款代价比以往要高很多,实际的融资成本明显增大。我们这些企业利润率本来就很低了,加上利息,几乎没有利润。希望有关方面给中小企业更多支持,帮助我们顺利完成转型。”李中坚说。
    东方打火机的尴尬情形也折射出了目前浙江大部分中小企业所面临的境地。
    在问卷调查中回答“对2011年自己公司资金状况的总体评价?”这个问题时,44%的受访者认为“今年的资金状况明显紧张”,占比最高;认为自己公司“融资没问题,但资金成本提高”的其次,占总数的42%;只有10.6%的问卷比例认为自己公司“融资通畅,资金宽松”,占比最低。
    在问及“所在的公司今年的融资成本有何变化?”时,分别有29%、52%和18%的问卷选择“融资成本没什么变化、融资成本增加幅度在30%以内、融资成本增加50%以内”。
    浙商研究会执行会长杨轶清表示,关于“钱荒”成因,各界有不同的解读。本次问卷对象在回答“当下的‘钱荒’(企业资金困难)的主要原因”时,列前两位的依次是“银根收紧流动性不足”和“原材料劳动力等要素成本全面提高以致效益下降经营困难”,分别占比39%和31%。可见实体经济自身的困境是造成资金链紧张的重要原因之一。
    不可否认,企业融资难成为浙江中小企业普遍面临的问题。一份来自浙江省银监局的报告显示,今年浙江省(不含宁波)主要银行机构可用信贷规模较去年下降了12%,而民间“高利贷”利率一路上升。据人民银行温州支行监测,一季度温州民间借贷综合利率单季上涨11.91%,比2010年第四季度涨幅高8个百分点,企业融资成本大幅度提高。

 

关键词二:人才成最大掣肘


    在温州,一个被称为“580海外精英引进计划”的项目正在积极推进,其目的就是用5年时间,引进80名左右能够突破关键技术、发展高新产业、推动创新发展的海外高层次人才,为温州企业的转型升级提供人才的支撑。
    尽管资金困难普遍存在,且融资成本有较大幅度的上升,但人才掣肘也愈来愈成为浙江中小企业发展的瓶颈之一。问卷调查的数据也印证了这一点。
    在问及“2011年所在的公司最大的问题来自于哪方面?”时,选择“资金困难,投入不足”的不到25%;而有53%的受访浙商将“人才不足,管理难以突破”列为公司目前最大困难,也就是超过前者一倍以上。
    “这从一定程度上说明了企业的燃眉之急往往是资金问题,但人才、管理等瓶颈才是真正困扰企业生存发展的深层次矛盾。”杨轶清分析说。
    “用工荒”已经成为浙江中小企业面临的又一大难题。浙江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副厅长黄亚萍介绍,据测算,当前浙江省技能人才缺口较大,达到700万左右。同时,就业总量矛盾和结构性矛盾并存,用工短缺呈现出扩散化、常态化趋势,企业缺工类型从技工短缺向普工、技工双短缺转变;缺工行业从制造业向批发零售等服务业扩展,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经济的发展。
    另外一份来自浙江省工商局最近发布的对2600户民营企业的跟踪调查数据也印证了企业在人才缺口上的隐痛,45%的企业表示有招工困难,31%的企业认为当前融资成本过高。

 

关键词三:浙商信心犹在


    据浙江省中小企业局日前发布的调研报告显示,能源和原材料价格大幅上升、多数浙江中小企业工资普涨10%-30%,推高企业生产成本,企业融资困难而“缺钱”,全省多数地区民间借贷利率年息已在25%-30%之间;“电荒”中优先保证大企业用电的措施对中小企业生产影响严重;各行业不同程度招工难,用工紧缺已成制约浙江中小企业发展又一大突出问题。
    身处目前这种复杂的市场环境和经营压力,浙商是否“会有疲惫感或疲倦感”。自我判断为“经常有”和“偶尔有”的分别为33%和67%,刚好是1/3和2/3,有效问卷中没有一位选择“从来没有”。这个结果应该说并不意外,疲惫感几乎是蔓延全社会的集体免疫缺乏。
    与疲惫感相对应,在“觉得自己一天当中处于工作状态的时间大约几小时?”这个问题上,判断“12小时及以上”的最多,达到33%;而选择“6小时及以下”的最少,占13%。因为企业主的工作状态无法以是否在办公室或电脑前为标准,应酬等都可以成为“工作状态”的时间。
    尽管资金紧张,竞争压力很大,但浙商的信心似乎并未因此流失。“觉得下半年公司经营状况会怎么样”,有一半左右(50.5%)的浙商相信“会有所好转”,其余一半的分别选择“下半年会更艰难”和“不好说”。
    浙江省工商局近日也发布“全省民营企业景气指数二季度报告”,认为目前浙江民营企业景气指数仍在高位区间运行,健康运行态势并未改变。
    “高通胀、收缩流动性、资源能源短缺、要素成本上升等趋势将在一定时期内长期存在。”杨轶清认为,浙江民营经济传统路径越走越窄,而部分浙商热衷于赚快钱,导致企业家实业精神流失,实体产业空心化趋势出现,其结果是降低了企业的体质和企业家的斗志,企业主抗风险意愿和能力减退。
    浙江经济正在走向十字路口:是继续领跑,还是徘徊不前?如果继续“穿旧鞋”或者“穿新鞋走老路”,“浙江模式”优势将消失殆尽。如果我们能够在新产业、新模式、新发展方式方面领先,即使GDP指标优势不再,浙江照样可以在新的路段上领跑。

网址:http://www.zjscdb.com/newsdisp.asp?id=63998


(作者:佚名编辑:admin)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