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入会申请
  • 浙商®
刊物与出版
《禅踪云居》徐王婴 新著
时间:2018年04月18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禅踪云居》徐王婴 新著

  目录
  目录 
  自序——槛外人话禅 
  第一部 寻踪探源 
  第一篇 只履西归后,禅宗一花开五叶 
  风隐袈裟少室山,一苇神舟沏莲峰。
  一花五叶自成势,只履西归笑东风。
  1、一面“明镜台”,禅分“北渐”与“南顿” 
  2、达摩西来,内传法印、外传袈裟开禅门 
  3、六祖门下,一花五叶传宗风 
  第二篇 溪声尽是长广舌,五家七派坐道场 
  莲花城里有洞天,筑巢引凤在岭颠。
  晨钟暮鼓青云涧,犹见赵州行脚来。
  1、曹洞渊源出云居 
  2、法眼般若显真如 
  3、云门剑锋耀禅寺 
  4、沩仰兴盛观时节 
  5、临济法雨畅莲界 
  第三篇 几阅桑田几沧海,近代复兴看云居 
  追云逐日林荫道,蜿蜒盘旋上古庭。
  何来灵山妙堂法?满湖明月见真如!
  1、千年传灯处,巍峨真如寺 
  2、忍看祖庭几遭劫,禅宗泰斗上云居 
  3、劫后复兴,虚云门下自有后来人 
  第二部 高山仰止 
  第一篇 群星荟萃霞满天,古人今人共一月、 
  运来寒山遇拾得,更有丰干同一山。
  一花五叶盛开处,龙象驰骋浩禅风。
  1、 南岳怀让,六祖门下开宗风 
  2、洪州一“马”踏杀天下人 
  3、百丈怀海,农禅并举立清规 
  4、“炉中拨火”,灵佑创沩仰 
  5、“逢佛杀佛”,临济义玄举棒喝 
  6、青原行思,六祖门下演化一方 
  7、石头“路滑”,一枝三叶开宗风 
  第二篇 曹溪灯盏明千古,巍巍云居载大德 
  禅风浩荡为哪般?佛骨镇塔佑四方。
  传灯千年智金刚,如来慧光映山川。
  1、司马引路与道容开山 
  2、“南宗伟人”对答“赵州古佛” 
  3、法眼住持与皇室加封 
  4、云门大德揽天下名士 
  5、临济多龙象,禅风浩荡时 
  6、战祸频起时 镇寺自有僧 
  7、诸缘洪断 仁风扫世尘 
  8、古佛再世 劫后复兴振云居 
  第三篇 一灯能破千年暗,佛门泰斗是虚云 
  杯子扑落地,云海现全身。
  百岁忍辱僧,妙法演大乘。
  1、乘愿而来,10数载春秋践佛祖雪山苦修之行 
  2、五台朝圣、终南结茅、川藏礼佛,20春秋行脚天涯 
  3、杯子扑落地,虚云应世来 
  4、几经曲折兴迦叶道场,上下求索护佛教事业 
  5、苦心斡旋,出世僧入世护法济民 
  6、重兴祖庭,建云栖、修鼓山、住南华、兴云门 
  7、往返京穗, 百十岁高僧发起筹备中国佛协 
  8、云归真如,为后世留一顶大领衣 
  第三部 梦回故地 
  第一篇 半点红尘到不能,清凉世界数欧峰 
  嫦娥奔月非赖药,湖映华台缘性空。
  谁人心香结丹桂,淡香袅袅绕梵声?
  1、赵州关外思古佛 
  2、庄严巍峨是塔林 
  3、高山仰止拜虚云 
  4、五龙潭深藏仙迹 
  5、明月湖畔道上会 
  第二篇 谁解玉带赠佛门?碧溪桥畔听禅声 
  知是谁人大居士,不合时宜装满腹。
  方外知音是佛印,欧峰送客出青霄。
  1、苏子瞻:“一肚子的不合时宜”,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2、释了元:不为拈花明大事,等闲开口笑何人? 
  3、佛印点子瞻:“一生聪明要做甚么”? 
  第三篇 到这里不许你七颠八倒,门里门外选佛场 
  枉读世间万卷书,莫如临济一棒喝。
  见闻觉知普贤行,心光鉴澈西来意!
  1、行住坐卧无处不禅堂 
  2、蒲团一念坐断十方世界 
  3、因缘有份 胜地同登选佛场 
  第四部 对答如流 
  第一篇 一诚:乘愿再来僧,百丈清规接后贤 
  承前启后是何人,平淡无奇无杂相。
  般般磨难终不渝,悲愿智海传祖灯!
  1、少小出家续法脉 
  2、般般磨难志不渝 
  3、中兴云居接后人 
  4、虚公遗愿终须了 
  5、慈悲愿海大施主 
  6、客人请饮赵州茶 
  第二篇 传印:法传大千不离世间觉 
  为寻虚老踏欧丘,有志却从水月观。
  怀瑾握瑜秉心界,春风化雨万莲开。
  1、为寻虚老踏欧丘,半世云居不了情 
  2、无心一任风霜面,有志却从水月观 
  3、有禅有净土,犹如戴角虎 
  4、但得佛子万千,荷担如来家业 
  5、以戒为师,未跨门栏谩言休去歇去 
  6、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 
  第三篇 纯闻:聊发虚公愿,向孤峰顶直钩钓鲤 
  谁言此汉痴,逆势强出头。
  悲愿行志事,铿锵举家风。
  1、受熏染:恩师座前沐法雨,五台山上般若性花开 
  2、承衣钵:冬参夏学,田侣袈裟举禅风 
  3、发悲心:彰祖师之德苦心办道场 
  4、行大愿:三个“般若”振云居 
  第五部 踢倒净瓶 
  第一篇 能不一屁过江来? 
  无有五蕴假有身,虽入俗世不染尘。
  悲心断惑觉空性,妙有巧作渡人帆!
  1、心随境转是凡夫 
  2、“若能转境,则同如来” 
  3、习性根上,烦恼转菩提 
  第二篇 一领衲衣是什么? 
  品洁自无暇,禅定生慧光。
  一莲破世浊,妙印紫袈裟。

  1、佛法二宝仰僧宝 
  2、魔王波旬何猖狂 
  3、以戒为师净袈裟 
  第三篇 翠竹黄花与祖师西来意 
  无情说法谁闻听?山色空灵纳梵声。
  纤纤西子覆功名,此时无情胜有情。
  1、达摩来兹土,传法救迷情 
  2、从“老婆心切”到禅七取证 
  3、“枯木倚寒岩”:玩空不是空 
  4、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后记

  作者自述:
  槛外人话禅
  还未去过云居山,就已决定写一本书,一本关于云居山的书。
  这在我是从未有过的“荒唐事”,相信大多数人也不会如此“唐突”。
  2012年冬天,第一次见识云居山真如禅寺的纯闻方丈。此后才开始点击云居山佛教的网站。
  点开网站上刊登的图片,即被云居山的旖旎风光与真如禅寺巍峨庄严的气势深深吸引。恍惚中还觉得自己曾经在那里生活过……
  再翻看其关于云居山的简单介绍,不禁讶然于云居道场的殊胜。
  一是云居山
历史的渊源:1200多年来,云居山不仅仅是曹洞宗的祖庭,禅宗五脉的祖师大德们还在此相续传灯弘法、从未间断;山上至今还有一百多座祖师塔墓。从取巧的角度说,阅读了云居山的历史,差不多就读了半部禅宗史。
  二是云居山真如禅寺在近、当代中国佛教界的独特意义:它既是虚云老和尚以百多岁高龄复兴的一个道场,也是虚云老和尚圆寂的地方;近年来连续诞生的两位中国佛教协会会长,皆可说“源”出于此;当代中国佛教界的多位长老也与其有着莫大的渊源。到此参访,不仅可以近距离拜谒虚云老和尚;还可以真切感受当代佛教大德们的修证与境界。
  三是云居山为当代中国三大样板丛林之一,至今保留着“冬参夏学、农禅并举”的传统。解读云居山真如禅寺,对人们认识当代中国佛教界的现状多少有些帮助。
  四是云居山的秀丽天成堪称一绝。登临此山,犹如来到世外桃源之仙境,既是一次潇洒自如的旅行,也是一次荡涤尘埃的心灵之旅!
  于是,莫名就有一种 “不能不去云居山”的冲动自心中涌出。

  早在六年前,上海的一位诗人余志成先生就对我说:“我认识云居山的纯闻大和尚……”
  当时,我根本未将此事放在心上。心想,云居山?有我们杭州灵隐寺壮观吗?其气势磅礴如浙江普陀山吗?
  于是,依然我行我素。
  这六年间,除了热心于自身从业的产权市场之外;便是对浙商发展的关注与思考。在感受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淫威之余;深切地感受到浙商转型之困。于是,以粗浅的笔力抒发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以《浙商1.5代》一书,总结改革开放30年来浙商所行走的历程;以《中国多头》一书,揭示浙商在金融危机中所遭受的打击与应对;并以《中国龙起》一书,揭示中国经济进入了“寡头初现”,并进而依靠科技与创新为引擎的新一轮发展期;同时畅想十八大之后,必将出现天佑中华、龙起东方的盛世情景。
  等写完《中国龙起》一书时,突然觉得该休息一阵子了。此时,也正有许多企业家朋友开始了休养生息。正如王石去哈佛寻找自我,张朝阳、马云等用“闭关”考虑新的发展战略,汪力成用爬山调整思路……
  事实上,在去年出版《中国龙起》一书时,我曾通过浙江古籍出版社策划发起了一个图书品牌——“财智莲花”,意在“以菩提心入世,觉财富真谛、悟人生智慧”,并倡导“让财富闪耀道德光芒,让文化促进社会和谐”的宗旨。
  当然,这只是一介书生微弱的呐喊。这种呐喊是基于对经济与文化的反思。为此,我在“财智莲花”的品牌释义中如此写道: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真正能够“乘物以游心”,“独与天地精神往来”者何?
  多年前,我就对自己的个人网站“另一面”(www.01face.com)写下这样的释义:“经济是生活的第一张脸,文化是经济的另一面,背面的背面是精神的守望。”
  换句话说:经济也好,文化也好,都是我们人生之旅所见的风光,或者长途跋涉路途中的桥梁、驿站。归根结底,我们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渴望拥有一片属于自己的净土!
  联想起孩子八岁时曾问过一个令我语塞的问题。他问:“妈妈,你是怎么把我生出来的?”
  回答说是在医院里生他出来的。结果他很认真地声明:“我不是问这个,我问的是,为什么你生的我是这个我,而不是其他的我……”
  一个八岁的孩子,无意间触及了“父母未生时我是谁”这样的
哲学命题。这其实是禅宗门下修行者一天到晚制心一处、精进思维,参来参去的话头。
  于是联想起佛教。
  现实生活中,信佛的人很多,更多的是拜佛,甚至把佛当成“万能”的上帝,烧香拜佛只是为了祈求佛菩萨保佑升官发财。也有许多人对佛教感兴趣,但真正追求明心见性,追求般若智慧的习禅者少。也有把禅当成时尚的,但大体只停留于六祖“菩提本无树”的诗偈吟唱上,或是追求所谓“禅茶一味”的艺术表现。事实上,从追究“父母未生时我是谁?”这样的命题,就可看出禅宗以追求人性,以及人性的自性圆满为要义。
  其实,关于人性的问题,无论是中国传统儒学还是现代经济学都有所涉猎。
  在EMBA经济学的课堂里,老师说:经济学源于人之初性本恶,也就是人性自私的假说。因为人性自私,所以要用契约来保护,要用法律来规范所有的经济活动。
  中国的儒家学说则是建立于“人之初性本善”的假定上,所以千百年来强调以德治国。
  在回答老师关于“人性是什么”的问题时,我引用了一句名言:“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我想,正因此,我们既要提倡以德治国,又需要以法治国。
  以佛教的眼光来看,人人都是佛。因为佛陀说过,众生皆有佛性。但佛教又说一念成佛、一念成魔,佛魔不出一线、一念间。因而,所谓的佛教修行,就是要弃除人心念的魔性,而焕发自性中的佛性、德性、智性、理性。
  在我看来,经济学利用人性的弱点制定交易规则,并推动因人类的逐利行为而引导的基于物质层面的建设;德育或美学则是基于人性的优点而倡导人类的精神文明建设;佛教则是基于对人性真实的了解,从而引导人们进行自我完善的一种教育。
  既然经济学是以人性的弱点为出发点,那就注定市场经济中有许多难解之题。因为人的贪婪是没有止尽的。马克思曾说:资本家有100%的利润就会铤而走险,有200%的利润会藐视法律,有300%的利润便会践踏世间一切。这也是为什么当今中国的生态问题如此严重?为什么三聚氰胺、毒胶囊、甚至毒大米泛滥成灾的原因。
  如此,要解决经济发展中的问题,唯有跳出经济,从人性之根,从社会文化上寻找良方。
  以是因缘,我开始关注禅。
  去年秋天,我连接写了几天的习禅日志。突然,有一个名号扣着我心跳的节奏,自胸中自然涌出 “虚云”、“虚云”。
  也就是这个阶段,上海诗人余志成再次跟我提起云居山,于是我主动提出:“给云居山的方丈打个电话吧。”
  冥冥中,似乎一切都已注定。
  紧接着,便有了云居山真如禅寺纯闻大和尚的来杭与见面;有了我点击云居山佛教网站之后,立马决定写书的冲动。
  那是一种很奇特的感觉。
  虽然从未去过云居山,但我深信那是一个对我来说非常熟悉又非常亲切的地方。这种冲动与兴奋,又让我担心自己真正去了云居山之后,会事与愿违。因而一直拖到二〇一三年五月底、六月初才真正成行。
  “追云逐日林荫道,蜿蜒盘旋上古庭。
  溪声皆是长广舌,清风送爽唱弥陀!”
  才上云居山,便觉山上的一切均比我相像的还要殊胜。待到几日的体验、采访结束后,更是多了许多感悟。
  于是,这本《禅踪云居》的写作提纲自然而成。
  第一部“寻踪探源”,既梳理了禅宗在中国的渊源
历史;又略写了云居山真如禅寺1200多年的传灯史。旨在普及禅宗的历史及云居山的传承史。
  第二部“高山仰止”,展现公元七世纪初到八世纪末这一盛唐时期,中国佛教界涌现出一批开宗立教之大德高僧的情景;并拜谒云居山真如禅寺历代祖师大德。
  第三部“梦回故地”,是笔者到云居山心灵之旅的真实记录。
  第四部“对答如流”,是笔者对云居山曾经的常住、现任中国佛教协会名誉主席一诚、现任中国佛教协会主席传印两位长老,以及现任云居山真如禅寺方丈纯闻大和尚的“坐地参访”。
  第五部“踢倒净瓶”,则是笔者粗浅的禅学体悟。
  最后,您也许会问:究竟何为禅?笔者禅学见解是否尚有可取之处?
  坦白地说,我之学禅,犹如婴儿看世界:一切都新奇而粗浅。
  我在全书的结尾处如是叙述:
  “我等玩弄文字,试图道出些禅机来,却不过是以手指月。月亮的确在天上,但手指并非月亮。”
  是为自序。
  徐王婴于2013年10月12日夜


寻访心灵的故乡——《禅踪云居》读后 

 

   捧读《禅踪云居》,在作者泉水般清澈晓畅的叙述中,我的思绪却上穷碧落下黄泉,作千古遨游。在人类神圣崇高的精神家园中,有一片无垠的琉璃世界,容纳了人类所有的祥和、宁静和幸福,有着天国般的美好。从《禅踪云居》出发,我又漫游于这样的国度。 


    佛教东进,植根于中华文化的沃土中,经过一代代高僧大德的辛勤培育,终得枝繁叶茂。此书以云居山作为支点,阐述佛教禅宗近千年来在中国兴盛发展的盛况。但云居山之前,关于禅宗源流的叙述,亦属精到。 


    上上根器的修行者,固然可以通过“顿悟”悟道,但也离不开日积月累的修行。而上上根器之外的修行者,靠“渐修”的方式一步步次第循环渐进。神秀尽得东山法门,却对潜修数十年的慧能有极高评价:“他得无师之智,深悟上乘,吾不如也。”慧能而后,禅宗龙象聚会,浩荡之风自作者笔下涌起。 


云居山几为半部中国禅宗史。云居有幸,得司马引路,道容诛茅开山,道膺大力弘扬,视为曹洞宗祖庭。其后,法眼、云门、临济宗等一代代高僧大德千百年来接引不息。 


    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在噪扰纷纭、利害驳杂的现实社会,人们面临各种困扰和得失利诱,多少人莫明所以,惶惶然不可终日。而进入末法时代的佛教,也在新的时期面临新的问题。《禅踪云居》对这些问题的分析,对面临这一困惑的读者,当有拨云见月之功。仰望高贤大德,追慕行止风范,心生向往。在春风渐起的时日里,捧读《禅踪云居》,如坐春风,如闻淙淙泉音,大有禆益。 



    ——郑继文



(编辑:admin)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