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入会申请
  • 浙商®
刊物与出版
《拥抱未来——解码杭州新经济》徐王婴 新著
时间:2019年01月16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拥抱未来——解码杭州新经济》徐王婴 新著

《拥抱未来——解码杭州新经济》

作者:徐王婴

出版时间:2019年1月

淘宝购书网址:https://m.tb.cn/h.3HrYmlM?sm=b2d489

名家推荐:

内生的企业良性互动;创业“新四军”跨界颠覆,“数字经济第一城”按下快进键;特色小镇串起国际化都市的珠链;悠久的历史与科技创新交相辉映……让我们清晰地感受到:杭州的发展,具有时代的标本意义。

——著名财经作家  吴晓波

 

如果“温州1.0”开启了浙江改革开放序幕的话,那么“大杭州2.0”展现的则是浙江勇立潮头的雄心。徐王婴的新著《拥抱未来》让我们清晰触摸到了新思维、新经济、新杭州的喷薄心跳。

——财经作家、澎湃新闻副总编辑、浙商总会新媒体委员会执行主席胡宏伟


浙江人民出版社新书推文:打造“中国硅谷”,杭州究竟凭什么?

    打造“中国硅谷”,杭州究竟凭什么?

    答案就在于:杭州的企业有一种内生的力量,杭州的经济土壤还有一种赋能的属性。

    杭州是一个最能让数字经济接地气的城市,是一个政府与民间能够良性动、内生力量与开放力量和谐发展的城市。当其    他城市还在倡导“两化融合”的时候,杭州已经在积极践行“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城市数字化”的“三化融合”了。

    在这样的城市,你会感受到一种召唤、一种生机、一种活力。

    一座城市的创新速度,代表着它的生命力。

    杭州的一个“偏僻”小镇,一夜之间吸引了来自全球科技领域近千名顶尖学者和专家,以及6万多名程序员;并集结了来自世界各地400多家科技企业同台竞技;这个边缘小镇召开的 “云栖大会” 已成为中国最精彩的年度科技盛会……

    毫无疑问,杭州的创新,已经从科技驱动转向科技驱动与数据驱动的双轮驱动。

    在此氛围下,杭州的人均创业密度已超过北京,位列全国第一。

    “让创意在这里扎堆,让人才在这里爆棚,让天使在这里出没,让创客在这里筑梦……”

    创新活力推动之下,杭州在慢慢变成一个巨大的孵化器……



 一 

“云栖小镇”与“梦想小镇”的横空出世 

    2018年9月19—22日,全球80个国家6万名程序员涌入云栖小镇,全世界最前沿的高科技在这里云集,杭州再次因云栖大会而吸引世界的目光。

    一张门票超过5000元,半天时间就一售而空,闲鱼上一转手,一张门票涨至1万元。一票难求,成了云栖大会的标签。


《拥抱未来——解码杭州新经济》徐王婴 新著

2018年云栖大会(书中插图)

    但有谁知道云栖大会的前生后世?又有谁知道云栖小镇是如何从“荒郊野岭”变成广聚天下英雄的科技创新之圣地?


◆ 云栖小镇的“前生后世”

    云栖大会的前身可以追溯到2009年的地方网站峰会。2011年演变成阿里云开发者大会,到2015年正式更名为“云栖大会”,并且永久落户西湖区云栖小镇。头尾十年,“云栖小镇”从互联网时代步入数据驱动的“云时代”。

    在2013年之前,云栖小镇的前身,转塘科技经济园还只是杭州城外一个极不起眼的云计算产业园区。虽说是云计算产业园,真正的“涉云”企业却很少。

    转塘科技经济园的历史还可以往前推至2002年。起初的定位是传统工业园区。到了2005年,园区改变定位为高科技产业和企业总部型产业。到了2012年10月,园区再次调整发展思路,决定把“云产业”作为未来发展的主打方向。但在2013年第三届阿里云开发者大会召开之前,这里还真的是“荒凉”而“鲜为人知”。

    作为第一家入驻云栖小镇的涉云大数据企业,数梦工场董事长兼CEO吴敬传至今仍记得,2013年阿里云开发者大会举办时,“云栖小镇”还叫云计算产业园,只有8家“涉云”企业入驻,连个像样的房子都没有。将近4000人拉着行李箱,端着盒饭,在广场旁边的空地上布展、开会。

    而今,云栖小镇已集聚了878家企业,其中“涉云”企业就有576家。作为“特色小镇”肇始之源,云栖小镇成为创新创业的标杆之一。

    短短5年,“云栖小镇”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四无粮仓”变出“梦想小镇”

    位于杭州余杭区的梦想小镇和位于杭州西湖区的云栖小镇差不多时期亮相,都有阿里集团参与其中。它们宛如双子星座,因数字经济的崛起而熠熠生辉。

    而梦想小镇的创建,还得从阿里巴巴纽约上市说起。

    2014年8月,浙江省政府得知阿里巴巴即将在美国上市,敏锐地察觉到互联网创业热度将迅速上升,于是在余杭划出一块地,专门集聚互联网创业人才,集聚风险投资机构,打造一个低成本的互联网创业小镇——这就是今天的梦想小镇。


《拥抱未来——解码杭州新经济》徐王婴 新著

梦想小镇(书中插图)

    2014年10月,梦想小镇开工建设。2015年3月28日,梦想小镇正式开园。梦想小镇由互联网创业小镇与天使小镇组成。创建初心是要通过3年努力,集聚互联网创业者10000名,创业项目2000个,基金及投资机构300家,资产管理规模达到1000亿元,成为众创空间的新样板和特色小镇的新范本。

    “梦想小镇的缘起,就是要打造一个年轻人实现梦想的地方。”杭州未来科技城管委会领导介绍说。入驻的创客可享受最长3年的免租办公场地和最高100万元的风险池贷款,还有多项扶持政策……政府的“筑巢引凤”产生了连带效应,开园当天即迎来了首批入驻的80多个“创客”。

    为更好地服务年轻人创业,小镇首先就要营造适合创业的生态环境。至2018年初,梦想小镇已累计引进包括北京36氪、深圳紫金港创客等知名孵化器在内的 57 家国内孵化器,以及 500Startups、Plug&Play 两家美国硅谷平台,并集聚金融机构 1170 余家,管理资本 2630 亿元。这些都为初创期、成长期、成熟期等不同发展阶段的互联网企业提供专业的金融服务形成了比较完备的金融业态。


 二 

“智慧e谷”“溢”出的“国际滨”  

    驱车驶过复兴大桥,从北到南跨过钱塘江,便进入了杭州高新区(滨江)。这里是钱塘江畔的创新高地,散发着浓浓的草根气息,一座座高楼里的民营企业,向着信息产业的创新风口强劲生长。在经济下行压力之下,它不仅没有放缓脚步,还保持了高速持续增长。


《拥抱未来——解码杭州新经济》徐王婴 新著

高新区(滨江)(书中插图)

    作为全国首批国家级高新区,高新区(滨江)围绕自主创新、中国智造和智慧应用,打造了网络信息技术产业完整产业链,形成了千亿元级智慧经济产业集群,引领和带动了杭州乃至浙江转型升级和产业结构调整。

    我第一次走近滨江,试图解码滨江经济,还是在2015年的9月。当时,以“大众创业进行时,万众创新方程式”为主题的“2015社科界——企业界跨界学术峰会暨浙商(秋季)论坛”在杭州海创基地隆重召开。我有幸与参会的企业家朋友一起考察了位于高新区(滨江)物联网产业园的智慧e谷,以及阿里巴巴、海康威视等企业。

    3年前的滨江之行,让我领略了滨江智慧经济的魅力;3年后再访滨江,我深深惊叹于其发展的速度和国际化的气度。


 三 

城西科创大走廊的“逆袭”  

    继云栖小镇、梦想小镇开园之后,杭州市的“硅谷”计划再落一子——2016年,杭州城西科创大走廊正式开建。

    2016年4月,浙江省委十三届九次全会上提出要加快杭州城西科创大走廊建设。省委、省政府给杭州城西科创大走廊的定位是:建成全球领先的信息经济科创中心。此后,又发布了《杭州城西科创大走廊规划》《关于推进杭州城西科创大走廊建设的若干意见》等政策文件。2016年8月5日,杭州召开城西科创大走廊建设动员大会,自此,杭州这个“硅谷”的核心区域开始撩开面纱。


《拥抱未来——解码杭州新经济》徐王婴 新著

杭州城西科创大走廊(书中插图)

    虽然还没有足够的数字来佐证杭州“最有可能”成为中国的硅谷,但从杭州城西科创大走廊的蓝图绘制里能够看出一些端倪。

    这是一条什么样的大走廊?具体位置又在哪里?

    以杭州市文一西路为主轴,东起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西至临安的浙江农林大学,穿过余杭区,一路串起紫金港科技城、阿里巴巴、未来科技城、青山湖科技城……这就是东西总长 33 千米、南北宽约 7 千米的城西科创大走廊。

    毫无疑问,这是一条以“创新”为关键词的大走廊。说到底,是集聚创新人才、创新企业、打造创新经济的一个大平台。


 思 考 

杭州凭什么打造“中国硅谷”?

    不能不承认,与北京、深圳相比,打造“硅谷”,杭州是后起之秀。

    无论是高校资源还是人才集聚功能;无论产业基础,还是资本力量,杭州都与北京中关村有着较大的距离;而与深圳相比,杭州既没有与港澳相邻的“地利”;也没有深交所、深圳高交会等资本市场和知识产权平台的辐射红利。

    那么,杭州凭什么打造中国硅谷?

    如果说杭州的政治地位不及北京,缺乏“天时”之利;资本市场稍逊深圳,“地利”不如深圳;那么,杭州还有“人和”的优势。

    这个“人和”,得益于杭州市政府前瞻的产业政策,以人才聚合推动“一号工程”;还因为民营经济的内生力量,激发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磅礴的创新动能。

    是的,杭州是一个政府能够前瞻决策,民众积极创造,内生力量与开放力量良性互动、和谐发展的城市。是一个具有数字化灵魂,又有赋能生态的城市。

    所以说,凭借民营经济“人和”的力量与数字经济的先发优势,独辟“数字化灵魂+赋能生态”的杭州路径,天堂硅谷”实现“弯道超车”决非纸上谈兵。 


书评:上林花似锦,出门赏花人

——品读徐王婴新作《拥抱未来——解码杭州新经济》

/郑继文

杭州有着车载斗量的话题,总能让人津津乐道,神采飞扬。而说者有心,听者有意,这样的话题总能汇聚听众,让受者有滋有味,乐而忘返。

是啊,丰厚如杭州者,说风景,论人情,温掌故,讲历史,走一步有文物,张一口是故事。物华天宝,物阜民丰。丝绸之府、鱼米之乡、文物之邦,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不论从哪面讲,杭州全是满满的诗情画意。所以,这么多年来,杭州获赞多多,近年来,更是好评如潮。

但看过、见过、经历过那么多的杭州后,是不是就知道了杭州的全貌,真正懂了杭州?

现在,有个人向你展现了杭州的另一面,一个你可能有所体察,但未及深度关注的一个切面。

这是看杭州的一种新的角度,新的方式。

打开这本《拥抱未来——解码杭州新经济》,它让我们看到杭州新的一面,而且是全视野、多层面。

在作家高度和学者深度之外,还有温馨满怀的人文温度。

这本书让我们听到新时代隆隆的脚步声,多少闻鸡起舞的少年,在声音的激励下,转眼成为跃马扬鞭的英豪,汇聚于奋勇向前的浪潮,壮阔无边、风起云涌……

很多人可能没想到,一个阔步向前的城市是需要甩掉些历史包袱的。当昔日的荣耀撑不起今天的繁华,传统往往意味着负担和束缚,所以,格局上的突破,除了思想,还得有地理和疆域。十多年前,杭州城的决策者闪烁“经营城市”的思想火花时,也许很多人没有察觉这种新理念的颠覆意义,以及将给杭州带来的革命性变化。

而作者的笔没有停在决策层理念突破的赞美和讴歌上,只是深情款款地给我们展现了一幅生动的画卷。

是的,当很多地方热火朝天地“造城”时,已经率先完成城市改造的杭州,开始着手“建镇”了。

云栖之得名,得之于五云山上的五彩祥云,常在此驻留,经久不散。现在驻留云栖小镇的,是“阿里云”等一系列云计算产业,引领着中国云计算计划和产业的制高点,犹如当年的五彩祥云,祥光普照。

梦想小镇耸立于余杭仓前古老的粮仓,是创业者和天使投资人的复合体。一个不断制造和放飞梦想的所在。

云栖小镇和梦想小镇,双星并耀,辉煌于中国互联网的星空。

紧接着,古老又神奇的八卦田,紫气汇聚的凤凰山麓,又诞生了同样神奇的基金小镇,近万亿的资产管理和运营,巨大气场绽放的芳华,璀灿得骄人。

然后是城东,曾经熟悉后来竟然陌生的滨江,这个提枪跨马,一往无前的小巨人,几乎以暴发之式,“产业智慧化、智慧产业化”,一跃而高居中国前三,比肩北京中关村和上海张江。

再然后是城西科创大走廊,串起小镇珍珠的项链。从紫金港科技城、经阿里巴巴、未来科技城、青山科技城到浙江农林大学,长33公里,宽7公里,如长练当空,珠圆玉润。未来还会有铁路城西站、通用机场、3号、5号轨道及城轨,还有省办的之江实验室和阿里达摩院。一带三城多镇数大学,整个大走廊是原生动力的创新极。

这就是杭州打造的中国硅谷,是中国新产业、新经济的黎明。

而阿里和网易两大门户并耀眼于杭州,又为杭州带来“互联网之都”的美誉。

这里有政府的引领之功,让它们的发展,朝着阻力最小、效率最高的方向。背后是成千上万创业创新人才共同铸就的辉煌。

这些人才被统称“新四军”,大体可分为浙大系、阿里系、浙商系和海归系四大群体。这个蔚为壮观的四大军团,其阵容、实力和业绩都远超常人想象。其生态、其文化各有千秋。阿里+阿里系,搁从前得叫“马半城”了。但“马半城”之外,与他同城而居,却不遑多让的英雄,也是可以掰着手指数一数的。

浙大系的抱团,几成江湖脍炙人口的故事,从造城出城的宋卫平,到超逸如神的段永平,再从段永平执手于网易丁磊,丁磊又串着段永平拉起了拼多多的黄峥。真是“春风桃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近年来,吸引海归人才连年居全中第一的杭州,自然有个阵容壮观的海归人才和产业方阵。而禀承浙商拼搏基因,又卓然一家的杭商,不仅有冯根生、鲁冠球、沈爱琴、宗庆后、汪立成等标志性人物,在新世系交替中,赋能新经济,开放共生的经济生态,又让新一代杭商再续风采。54岁的马云虽然宣布退休,70岁的宗庆后却担任了刚刚创立的浙江德清娃哈哈科技创新中心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从事生物医药、智能制造技术研发、孵化和转让,以不服老、不认输的精神,认认真真地补上新技术、新经济这一课。

互联网金融的兴起,让杭州多了个“互联网金融之城”的称号,大跨界的时代,支付宝就是现代版的汇通天下的“票号”传奇。从电子商务到电子支付,从第三方支付到跨境电子支付、移动支付,蚂蚁金服创造了一个支付撑起的金融新时代。

眼睛再度为之一亮的是国企在杭州新商态的作用。国企混改,在杭州更像是生态融合,不仅国有企业主动联系民营企业吸股,联接民营基因,很多民企也主动接驳国企,阿里和吉利,都是左手国家队、右手跨国企业的大家范。而在军民融合中,除了海康威视的安防产业,也有西子联合全产业链介入的大飞机和临空产业。

G20首脑会议在杭州的成功举办,世界看到的绝不仅仅是一座城市的物质水平,而是这座城市坚定走向国际化的身态和雄心。在城市国际化之前,先实现产业国际化。而将杭州打造成中国“数字经济第一城”目标的提出,也让杭州的城市定位更加清晰,更具国际范。

如此,形成杭州这样的互联网生态——

杭州西,是阿里系的天下,杭州南,是网易的总部,杭州西南的富阳,京东投资13亿,占地500亩的电商产业园正整装待发,以此往北延伸30公里,百度成立了杭州分公司,与之毗邻的,是已经盛大开园的腾讯杭州创业基地……

几乎中国所有的互联网巨头都来杭州扎根,更多的小巨头、次小巨头和雨后春笋般迅猛发育、成长的小小巨头们,犹如众星拱月,共同灿烂了杭州“数字经济第一城”的星空。

这是作者徐王婴给我们的最新呈现,以资深经济观察和研究者的身份,以翔实的数据、事例和宏观的架构,展新了杭州新的美丽、新的魅力。

伴随一座城市的崛起,是一个崭新时代的悄然来临。

过去未去,未来已来。

杭州正在路上,今天的美好只有起步,后面是更多的传奇,更多的辉煌和灿烂。

正如唐人杨巨源的诗句——

诗家新景在新春,

绿柳才黄半未匀。

若待上林花似锦,

出门俱是看花人。

2018年12月,于青山湖畔


(作者:佚名编辑:admin)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