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入会申请
  • 浙商®
会员风采
南存辉:企业如何在每个岔路口做正确的选择
时间:2019年09月26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南存辉:企业如何在每个岔路口做正确的选择

说起正泰的经营之道,其实我也没有什么秘诀。我只知道,水要烧到100℃才会开,如果你烧到99℃,就撂下它另起炉灶,新的一壶还没开,原有的就已经凉了。

采访 | 《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编辑 | 马吉英口述 | 南存辉头图来源 | 被访者

本文由正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南存辉口述,《中国企业家》记者根据口述整理。

创业是一个如履薄冰的过程。

40年来,我遇到过无数岔路口,要站着走下去,必须时刻保持警惕,保持危机感。创业路上,既有高光时刻,也曾遇到低潮。年轻的时候,我一直在问自己,什么是变,什么是不变。后来,我渐渐领悟到,唯一的不变就是变。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每次伴随危机,总是会出现新技术、新的产业革命,从而推动新一轮的经济发展。企业能走多远,就看我们如何出题、如何解题,又如何坚定信心、化危为机、危中抓机。

面对制度困局 ,吹响股份制改造号角

早在1994年,正泰步入集团化运营,开了温州地区之先。当年吸纳了30多家成员企业,到了1999年更是达到48家。在初尝规模化效应的同时,“企业多、难管理,法人多、难治理”的弊病开始凸显。

由于成员企业各自诉求不同,利益主体不同,对于产权变革难以达成一致。有些成员企业将不是指定的产品也贴上“正泰”标签以次充好,赚了钱是他们的,砸了牌子是正泰的;有的企业做假账骗取利润,有的不按集团统一规划投入技改。集团、集团,却是“集而不团”,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可以说,集团化运营已到了关键节点。

之前,我有幸和经济学家周其仁先生有过几次面谈。周老也曾提醒过我:企业法人多了不行,会内乱,要“削藩”!

一语惊醒梦中人。

1999年7月9日,在雁荡山景区的一个会议室里,48家正泰的成员企业围绕产权合并,整整讨论了3天。当时谁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可以下山,大家有约在前:讨论不出结果,谁也不许下山。

为了这次会议,大家都费了不少心力。会前广泛搜集问题充分讨论;会上请来专家解读行业方向;其间,让几个大公司总经理围绕管理模式和组织机构设置摆擂台做“15分钟演讲”。激烈的“头脑风暴”后,大家形成共识,产权合并的变革势在必行。

但新的问题摆在眼前:成员企业结构如何合并,合并后如何确定各自的股权比例?这些容易引起内耗和争夺的问题,我们没有经验,就请来专家顾问反复讨论,最终拿出了一套股权占比方案。产权合并平稳推进,原先的成员企业相继变为正泰控股企业,法人变股东,集团管控得以强化。

集权分权之争,家族企业之累,这些都是民营企业在成长中必经的烦恼。在实际的探索中,我渐渐发现,家族企业的一个致命弱点就是无法更多更好地吸纳和利用优秀外来人才。因此,我决定把几个创业股东控制的核心资产拿出来,进行股份制改造,推行股权配送。

就这样,正泰的股东由原来的10个,增加到100多个,个人的股份下降至20%多。通过管理入股、技术入股、经营入股的方式,吸收诞生了数十位“知本”型股东。善于分享财富以聚天下英才,这是值得的。

遭遇产业逆流 ,看准方向不轻易放弃

2009年底,我们召开了一次董事会,但那次董事会的气氛不是一般的凝重。这次会议事关集团已投入近20亿元的薄膜太阳能电池产业何去何从。

那时,全球光伏产业正如“过山车”般跌宕起伏,市场由“火”到“冰”。正泰的薄膜技术虽高,但成本下不来,逐渐丧失了竞争优势。从2009年1月至4月,公司光伏组件销售量同比增长35%,销售额却同比下降28%,利润更是微乎其微。

这一年的国庆节前,我们还在动员大家加班加点生产,结果,节后大部分客户却取消了订单,工厂几近停产。那段时间,全球的光伏行业纷纷紧缩投资准备过冬,不少股东也提出了类似的想法。

一系列的事情把我推到了关口。如不及时调整,后续发展可能会遭遇想象不到的困难。

在年底的这次董事会上,我提出继续在新能源领域追加投资的想法。当即有不少股东提议:及时止损,就此收手吧。这些钱不如投到房地产市场上,随便要点地盖盖房子,就能赚一笔又大又快的钱。要知道,房地产大热的时候,也曾有几家大银行联合向我们授信超过百亿元。

我态度坚决,因为我心里非常清楚,房地产不是正泰的主业。当初选择光伏产业作为企业转型方向,也并不是我们拍脑袋跟风而做的决策。首先,这是国家倡导的;其次,决定做太阳能也是我们请国内外专家反复论证了五六年后的成果。

大方向没问题,但要用平常心去做。新技术、新产业的机遇很多,风险也很大,既要量入为出,也不能做短期投机,一定要有长期打算,不断投入,不断探索,既要大胆创新,又要稳步向前。新能源光伏产业符合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方向,符合我们的产业发展理念,我坚信,只要我们坚定信心,困难是一时的,正泰一定可以坚持下去。

因此,我提出了整合发展的跨越战略:一是剥离薄膜制造车间,相关技术转向高端装备制造;二是充分发挥正泰全产业链和系统集成优势,率先走向国外,投资兴建太阳能光伏电站,形成“建电站收电费卖服务”的盈利模式。

可喜的是,率先进行的电站投资和建设,也带动了产品设备的销售。随着业务及商业模式的成功转型,市场的回暖,光伏产业虽然竞争激烈,但前景看好。2016年底,正泰新能源板块成功注入上市公司“正泰电器”,借助资本优势,依靠创新驱动,正实现更大、更高的跨越。目前,正泰已在全球建立了500多座光伏电站,总装机容量超过了4000兆瓦。

35年前,正泰提出“求精求专”,这四个字也贯穿了我整个创业的历程。创业以来,正泰始终围绕一个“电”字加加减减,覆盖了电力设备全产业链,涵盖智能电气、新能源、自动化、智能家居、孵化加速等五大领域,让电尽其所能。

说起正泰的经营之道,其实我也没有什么秘诀。我只知道,水要烧到100℃才会开,如果你烧到99℃,就撂下它另起炉灶,新的一壶还没开,原有的就已经凉了。

上一篇:戚金兴:用品质铸就千亿之路
下一篇:没有了
(作者:佚名编辑:zhangwh)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